我叫mt4手游

 首頁 >> 中國史 >> 中國古代史
“白銀時代”的鹽商與差役
2019年05月28日 09:02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李義瓊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爭鳴與商榷】   

  明代白銀問題近年來廣受學界關注。光明日報《史學》版2018年8月27日刊發邱永志《明代貨幣白銀化問題認識誤區辨正》一文,對貨幣白銀化產生的內在機理、晚明是否出現所謂的近代財政轉型等作了梳理。筆者以為從鹽商與差役的角度切入,能對相關問題有更深入的認識。  

  以往人們對中國近世商人和商業資本的認識,往往以晉商和徽商為代表。這兩大主要由鹽商發展起來的商人群體的勢力和影響,在明清社會經濟發展中引人矚目,因此,論述明清時期商品經濟、長距離貿易、大商業資本和地域性商人集團,總離不開鹽商的歷史。鹽商的形象往往被描寫為一群具有商業精神、資本雄厚、甘冒各種風險與政府和各色人等合作而獲利肥己的商人,鹽商的活躍也被視為明清商品經濟發達的明證。同時,按照一般的認識,明清中國進入“白銀時代”,明中葉作為“貴金屬貨幣”的白銀進入食鹽禁榷運作體系,某種程度上改變了鹽商的身份,創造了鹽商的自由發展空間,帶來明清市場的繁榮和轉型。但事實上,明代鹽商在王朝貢賦體制中與生俱來就是服役的商人,承當鹽商,無論是在明初的開中制度下,還是在后來的食鹽專賣體制中,都是一種役。明中葉白銀貨幣進入食鹽流通和鹽課征收領域,政府對鹽商的管控越來越嚴。筆者試圖以國家鹽法重地和經濟中心的兩淮兩浙鹽區為例,通過分析明朝國家管理鹽商的政策,說明在財政體制從實物勞力為主向白銀貨幣為主轉變的過程中,鹽商與王朝國家之間的服役身份不但沒有改變,甚至在新的機制下得到加強。 

  明前期政府募商服役  

  明初的鹽商受開中法的管控,而開中法是一種鹽業專賣制,它招募人來服鹽商這種役??蟹ǖ哪康氖槍乙竦帽噠蛄覆蕕墓┯?,所以它讓渡給鹽商鹽業專賣權(李龍華:《明代的開中法》)。具體來講,政府讓鹽商到指定地點交納糧草等實物,然后拿著憑證到產鹽地的鹽務機構換取鹽引,獲得實物鹽并運到指定區域銷售。因為鹽商在邊鎮交納的糧草是實物,到運司、鹽場獲取的鹽也是實物,其在邊鎮交納的米糧,如非就近囤種的話,還要自付較高的運輸成本,其在東南產鹽地獲得的實物鹽,也要自付運輸成本,而運輸成本也包括鹽商的勞力,所以從本質上講,明前期的開中法是實物勞力財政體制在鹽業領域的具體表現,此法下的鹽商是實物賦役的承擔者。  

  開中法的實踐方式為招募。史載,“凡遇開中鹽糧,務要……召商中納”(洪武《諸司職掌·鹽法》),其中“召商”就是招募鹽商,“中納”便是納糧開中。也就是說,明初開中法下的鹽商,可以自己掂量成本、風險和利潤,自主選擇是否做鹽商。雖然招募方式看似給鹽商提供了一定的選擇權,但選擇做鹽商之“軍民客商”,并非自由之身,他們是明初“畫地為牢”里甲制下的編戶齊民(劉志偉:《在國家與社會之間——明清廣東里甲賦役制度研究》)。明初,朱元璋按照百姓所從事的職業定立戶籍,將他們分別編為軍、民、匠、灶等,控制在一定區域,并希望身份世襲以保證其統治的穩定性。如果追問明初鹽商的出身,肯定為上述編民,而這些有戶籍鄉貫且身份世襲之人,自然并非自由之身。  

  此外,與明中葉鹽商出現分化,不同鹽業環節由不同鹽商負責不一樣,明初鹽商要完整經歷在邊納糧、下場支鹽和完成運銷的系列環節,才能核算個人利潤。  

  明中葉白銀進入“開中”帶來鹽商分化 

  明宣德至成化年間,白銀逐漸進入財政運作,賦役折銀從田賦到差役,再到榷鹽等領域,逐漸形成以白銀貨幣為主要核算和支付手段的財政體制。這個過程經歷了多領域、多層次、多環節的變化,鹽商不用在邊納糧開中鹽引,直接在兩淮兩浙運司交納白銀,即可獲得鹽引,形成在司納銀制,從而給鹽商分化帶來契機(藤井宏:《明代鹽商的一考察——邊商、內商、水商的研究》)。不過,邊鎮糧草的儲備事關國防安全,所以在運司納銀開中的辦法不久便被戶部取消,依舊維持原來在邊納糧開中的政策。  

  然而,另一種在司納銀制應運而生,它與余鹽制有關。具體來講,鹽商依然運送糧草在邊鎮交納,獲得憑據(倉鈔)后到兩淮兩浙運司換取鹽引,在支鹽時,通常得以成倍或數倍支取。一開始,這些超出鹽引規定數額的鹽都被定義為私鹽,但鹽商以交納白銀(余鹽銀)為代價,使這些私鹽變成了合法的余鹽。這種做法逐漸成為一種規范化的制度,余鹽銀成為一項稅收。到嘉靖年間,兩淮兩浙正、余鹽之間的配比逐漸穩定至一比一的比例。在余鹽管理規范化過程中,在司納銀制演變為針對余鹽交納余鹽銀,而非之前針對正鹽納銀開中的制度。白銀進入開中法以后,使得鹽法呈現針對正鹽引的開中法和針對余鹽引的在司納銀制并行的局面。  

  上述白銀進入開中法的過程,同時也是鹽商分化的過程。隨著在司納銀制的出現,明初要一人全程參與鹽業所有環節的鹽商,在明中葉逐漸分化成在邊納糧的邊商、下場支鹽且在司交納余鹽銀的內商和專行運銷的水商(參見藤井宏關于“三商”分化的研究)。這背后的原因,包括權貴勢要強占鹽引、私鹽盛行、余鹽政策導致鹽商行鹽成本增加等等?!叭獺敝?,資本相對充足的是內商,因為他們既要償付邊商一定資本以獲得其手中的正鹽引,同時還要交納余鹽銀,以獲得規定的正、余鹽。嘉靖以后,正余鹽搭配運銷的規定,是指正鹽不得單獨運銷,必須附帶余鹽,而余鹽亦不得單獨運銷,否則即為私鹽。當然,并非所有地區都分化出“三商”,但邊、內二商在明中后期的淮浙地區普遍存在。  

  鹽商的分化,也意味著政府對其管理更加細化,例如開中法針對邊商,而余鹽制針對內商。不過在明中葉,是否做鹽商,政府無強制規定,邊、內等商仍是招募之役。  

  晚明白銀財政體制下政府直接控制邊商和內商 

  嘉萬年間,明代鹽法發生重大變化。學者將萬歷末理財家袁世振在兩淮推行的綱鹽法,視作古代中國鹽業專賣制度從官專賣向商專賣轉變的標志(徐泓:《明代后期的鹽政改革與商專賣制度的建立》)。但其實這種轉變早在嘉靖年間推行綱紀制度的兩浙已經發生。不論是兩浙的綱紀制度還是兩淮的綱鹽法,都體現了明政府加強對鹽法的調整和對鹽商的身份性控制。下面我們對晚明浙淮邊商和內商的情況作一些具體分析。  

  在白銀財政體制建立過程中,晚明邊商的情況如何?  

  首先,邊商在邊納糧并到運司獲得鹽引后,支取的不是實物鹽而是白銀貨幣。白銀貨幣起初可能來自內商交易鹽引的所得,但隨著內商勒索邊商,邊商的處境越發困苦,所以運司專門設置庫價(白銀),以償付邊商開中時所付成本,維持開中法的運轉。但不論邊商支取的白銀來自何處,這的確與明初實物勞力財政體制下“邊中場支(鹽)”的開中法有較大不同。而且,晚明邊商的財政地位越來越不重要??餳郟ǜ桃┦潛呱痰皆慫局〉陌滓??!噸匭蘗秸沲褐盡分賦?,兩浙的庫價出現于嘉靖二十七年,由主管鹽政的官員鄢懋卿設置,大部分來自兩浙三十五個鹽場灶戶交納的灶課銀,數額約為9萬兩?!痘拭骶牢謀唷芳竊亓交純餳鄢魷鐘諭蚶?,由袁世振設置,由運司發放庫銀給邊商。浙、淮的庫價,皆是白銀財政體制下的戶部下轄機構運司,為防止邊商在同內商私下交易鹽引時被勒索,以維持在邊納糧的開中法繼續運行而設置。不過,二者也稍有不同。與兩浙庫價主要來源于灶課銀不同,兩淮庫價主要來自內商交納的引價銀。兩浙庫價的主要問題,是運司為優先完成戶部所需的解京銀而挪借庫價,而兩淮庫價的主要問題,則是內商經常拖欠鹽價銀。但是,戶部下轄機構浙淮運司經常拖欠邊商庫價的事實,既說明戶部對白銀收入越發渴求,也說明邊商因成了戶部白銀財政的支出對象而越發不受重視。  

  其次,邊商不再是流動性較強的商人,而是邊鎮的土著編民??餳劬T獾腳步杌蟯锨?,邊商往往要勉力維持。那么邊商究竟是些什么人呢?真的是商人嗎?隆慶間,寧夏鎮的開中商人已經是政府強制納糧的本地商人,即“節年俱系僉報本地商人”(《百可亭摘稿》)。到萬歷間和崇禎初,寧夏鎮交納鹽糧的邊商,為了脫逃開中之責,想方設法讓當地“土著務農稍足之家”來協納(《度支奏議·覆寧鎮條議見給邊商引價并清厘鹽法疏》)。而且,這并非個案,“各鎮邊商皆系土著小民”(《度支奏議·題遵奉圣諭議修鹽政疏》)。此外,在浙淮長期駐扎的鹽商尤其是內商,是否一如明初開中法時期的鹽商那樣,是有一定選擇權的招募之人呢?兩浙于嘉靖中期推行綱紀制度,對鹽商實行設綱編甲的管理方式。嘉靖三十八年之后,兩浙運司將守法且資本雄厚的鹽商,編定綱商9名,紀商42名,甲商若干,以綱商管理紀商,紀商管理甲商,如有犯法行為,眾商連坐(《兩浙訂正鹺規·招徠》)。雖然兩浙綱紀制度的管理對象包括邊商和內商,但推測應主要針對內商,因為自鹽商分化后,在東南沿?;疃難紊討饕諫?。兩淮于萬歷末推行袁世振的綱鹽法,政府將鹽業專賣權讓渡給登記在冊的交納鹽課銀的鹽商(內商),且允許這種權利世襲,以淮南綱法為例,“此十字綱冊自今刊定以后,即留與眾商永永百年據為窩本”(《皇明經世文編·綱冊凡例》)。顯然,晚明內商聚集的浙淮地區,不論是綱紀制度還是綱鹽法下的鹽商,皆非身份自由之人。而且,嘉萬間的浙淮鹽商獲得專門的“商籍”,成為政府在編之人(參見藤井宏、寺田隆信、張海鵬、王振忠、許敏等的研究)。卜永堅以萬歷末兩淮綱法為研究對象,提出“商業里甲制”觀點(卜永堅:《商業里甲制——探討1617年兩淮鹽政之“綱法”》),亦是此意。  

  綜上,晚明雖已經建立白銀財政體制,鹽業領域也基本實現鹽課折銀,但白銀貨幣帶給鹽商的,是細化從業人群和鹽業環節的更加嚴密的管控,讓鹽商作為役的特點愈發突出。  

  結語:明代鹽商、白銀財政與貢賦經濟  

  根據上述內容,我們便應該不會理所當然地認為:明代鹽商是身份自由、資本雄厚、活躍市場的大商人,也不會局限于白銀是“貴金屬貨幣”所以一定會促進人與社會的自由的認知。因為不論在推行實物勞力財政體制的明初,還是白銀開始介入開中法的明中葉,以及白銀財政體制基本建立的晚明,做鹽商皆是在服役,甚至晚明的邊商已經不是商人而是土著編民。而且,明代鹽商受到政府的管控日益嚴密,從招募軍民各色人等來做鹽商,到分別用開中法和余鹽制控制邊商、內商,再到編僉綱紀商人和設定專門的“商籍”,讓鹽商成為世襲職業(“占窩”)。而這種趨勢,是明政府通過在鹽業領域建立白銀財政體制來逐步實現的。  

  鹽課折銀是明代白銀財政體制建立的具體表現之一,它經歷了非常復雜的演變過程。晚明戶部因邊防?;椏蒙醵嘍園滓棖篤惹?,甚至等不及鹽商在各地運司交納白銀然后將銀解京,直接突破既有的在司納銀制,以優惠政策,允許少數鹽商在(戶)部納銀,導致其他鹽商的不滿(畢自嚴:《度支奏議·題覆御史張養條陳兩淮鹽法疏》)??杉?,政府加強對鹽商管控的行為,主要出于汲取財賦和資源的需要。所以,建立在這樣基礎上的古代商業,呈現出梁方仲先生所說的“虛假繁榮”(梁方仲:《明代糧長制度》),進一步講,這樣的經濟體制是貢賦經濟而非市場經濟。古代統治者將天下資源看作自己所有,任意取用,并沒有現代經濟學主張的效率、發展等市場經濟的理念。在貢賦經濟體制中,白銀、財政和市場都只是統治者汲取資源的工具。所以王毓銓先生指出,朱明王朝仍然沿用《漢書》古制“圣王量能授事,四民陳力就職”,即使明代賦役實現了折銀,但各色人等服役之實,卻一如往昔(王毓銓:《明朝的配戶當差制》)。本文所論鹽商情形,既可印證這一結論,亦可借以糾正某些時下偏見。當然,古代中國經濟體制為貢賦經濟體制的問題,仍需長時段、多視角、多領域的嚴密細致的論證,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ㄗ髡擼豪鉅邇?,系浙江師范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國古代財政體制變革與地方治理模式演變研究”〔17ZDA175〕的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介

姓名:李義瓊 工作單位:浙江師范大學人文學院

職稱:副教授

課題:

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國古代財政體制變革與地方治理模式演變研究”〔17ZDA175〕的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崔蕊滿)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我叫mt4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