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t4手游

 首頁 >> 影視 >> 成果發布
王曉嶺:讓戰斗的歌聲像旗幟一樣飛揚
2019年05月28日 09:36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郭超 字號

內容摘要: 他是詞作家、編劇,大型文藝晚會的“頭腦發動機”,也是原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團長。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愛國情 奮斗者】 

  《強軍戰歌》《領航新征程》《母親是中華》《冷的鐵索熱的血》《我們從古田再出發》《看山看水看中國》……在已經推出的六批“中國夢主題新創作歌曲”中,有一長串兒作品上都鐫刻著同一個名字:王曉嶺。

  他是詞作家、編劇,大型文藝晚會的“頭腦發動機”,也是原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團長。

  因為報道“中國夢主題新創作歌曲”,記者有幸認識了王曉嶺。每次采訪,他都有求必應,有問必答。爽快、樸實,絲毫沒有架子。他對祖國的熱忱,對軍隊的熱愛,對人民的熱情,都刻在骨子里,寫在作品中。

  已入古稀之年,他卻毫無“從心所欲”的閑適。采風、作詞、編劇,參與大型晚會,一樣都不少。

  有兩種聲音,烙印在王曉嶺的童年記憶中:鴿哨與軍號。這兩個形象也被用在一首歌中:“這是一個晴朗的早晨,鴿哨聲伴著起床號音。但是這世界并不平靜,和平年代也有激蕩的風云?!閉饈歉棖兜蹦且惶燉戳佟返目?,里面就有王曉嶺自己的青春記憶。

  居安思危的意識,使這首歌深刻,赤膽忠心的豪情,使這首歌感人。當祖國和人民面臨危急時,人民軍隊應該怎么做?他用歌曲作出了莊嚴的回答:“當那一天真的來臨。放心吧祖國,放心吧親人。為了勝利我要勇敢前進?!?/font>

  “這首歌的靈感,是我和團里幾位詞曲作家到山西某機步旅深入生活時產生的?!蓖蹕胨?,當時正趕上這個旅的“猛虎連”在召開出征誓師大會,全連官兵在連旗上簽名。受這種氣氛感染,王曉嶺等人也把名字簽到了旗幟上。所以歌詞中寫道:“那上面也飄揚著我們的名字,年輕的士兵渴望建立功勛?!閉饈罪嫌辛Φ母棖蕓煬痛?,成為新時期軍旅歌曲中獨樹一幟的作品。

  20世紀90年代,社會上出現一種質疑的聲音。在和平年代,軍人的價值究竟在何處。王曉嶺用一首《當兵的人》有力回應了這種質疑。這首歌最初的靈感,來自王曉嶺多年前在前線時的見聞,“我曾在貓耳洞待了半年,跟著演出隊送戰士們出征,親眼看到一些戰士的犧牲”。在邊陲的青山,有多少士兵永遠留下了年輕的生命?!敖牒推僥甏?,軍人的價值體現在哪?軍人和普通百姓,究竟是一樣,還是不一樣呢?”王曉嶺也反復在思考這個問題。最終他把回答寫在這首歌中。

  他認為,戰士們和老百姓“一樣”有血有肉,會想念家鄉與難得相見的爹娘,他們的“不一樣”,在于肩負保家衛國的重任?!昂推絞逼?,軍人仍然是最可愛的人,祖國仍然離不開軍人的奉獻,我們應該堅守自己的理想和信念?!閉饈贅璩雋司嗽諍推僥甏募壑?,唱出了新時期士兵的心聲。因此深受戰士和人民群眾喜愛,被人們譽為“真正軍人的歌”。

  “國要強我們就要擔當,戰旗上寫滿鐵血榮光?!薄肚烤礁琛肥峭蹕虢甑牧ψ髦??!罷饈贅杈褪且闖魴率貝拇蠊?,要跳出以往農家軍歌的路子,體現鮮明的時代性?!蓖蹕胨?。

  “聽吧,新征程號角吹響,強軍目標召喚在前方?!蓖蹕氚亞烤勘晷蝸蟮乇扔鞒沙宸婧漚??!骯?,我們就要擔當,戰旗上寫滿鐵血榮光?!庇謎絞康目諼切闖雋飼烤魏頹抗蔚墓叵?。黨的召喚與將士們的表態相呼應?!敖棵翹持富?,能打勝仗,作風優良,不懼強敵敢較量,為祖國決勝疆場……”這首激蕩人心的戰斗歌曲,唱出了全軍將士踐行強軍目標的豪情壯志。

  在生活中去尋找靈感,這是王曉嶺創作的訣竅之一。創排大型聲樂套曲《西柏坡組歌》的3年,王曉嶺“去西柏坡9次,撰寫3年,每首歌詞都改了15遍以上,詞曲稿堆起來有1米多高”。一首《天下鄉親》他怎么改也不滿意。直到有一天,他來到曾在抗戰時期走出著名的“平山團”的地方。村里老人拉著王曉嶺的手說:“可把你們盼來了?!逼郵檔幕壩锎蚨慫?,王曉嶺終于寫出感人至深的歌詞:“風也牽掛你,雨也惦記你,曾經住過的小山村,我是否對得起?我來的時候,你傾其所有,你盼的時候,我又在哪里?你望眼欲穿的時候,我用什么來報答你?”王曉嶺說:“創作這首歌詞的過程,也是對我生命的洗禮和靈魂的叩問?!?/font>

  “準備好了嗎?士兵兄弟們?!本拖裨凇兜蹦且惶燉戳佟分心茄?,王曉嶺也一直在問自己這個問題?!暗蹦且惶煺嫻睦戳?。放心吧祖國,放心吧親人,為了勝利我要勇敢前進?!弊魑囊展ぷ髡?,王曉嶺時刻警醒,以筆為槍,“讓戰斗的歌聲像旗幟一樣飛揚”。

作者簡介

姓名:郭超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文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