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t4手游

 首頁 >> 美術館
紙短情長 ——傅抱石致錫永札
2019年05月27日 14:20 來源:美術報 作者:潘敏鐘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傅抱石致錫永信札》一通,此札一頁,釋:

  錫永先生尊右:

  廿四日手示祇承,一是茲附上郵票二十六元正(一公斤掛號約七八角)(郵資謹向此間郵局詳詢,如有出入,當即補上),乞即:將《歷代著錄畫目》一部,掛號郵寄“巴縣,三圣宮,三塘院子轉交”,感激不可量也。憶在金陵時先生曾拓古印一書,未審,尚有余存否?尚希便中賜示為禱。專此,敬即

  道安。

  附匯票二十六元正。

  弟抱石頓首,二月廿八日。

  編者按:2019年是傅抱石誕辰115周年。作為20世紀中國美術史上最為杰出的藝術家之一,他開辟了中國畫創作的新時代,也一度引領中國拍賣市場。傅抱石的繪畫藝術進入完全成熟時期,是在抗戰時期居住重慶金剛坡,學界將此稱做“金剛坡時期”,這是傅抱石創作力最為旺盛的階段,傅氏很多代表作都誕生于此。

  南京大學藏《傅抱石致錫永札》,記錄了傅抱石在“金剛坡時期”與友人書信來往的故事,從此信中,我們可窺得一二。

  南京大學出版社2012年5月出版由洪銀興主編《南京大學藏近現代名人手跡選》中刊有此札。

  札中最左“傅抱石”三字非寄信人傅氏手筆,亦非收信人商承祚(字錫永)手筆,臆為好事墨記。

  《歷代著錄畫目》與三塘院子

  《歷代著錄畫目》編成出版于1934年。作者???0年之功,參考各種相關著錄200余種,計收歷代畫家2300余人的畫作目錄近50000條,一一按姓氏排比編輯,并標明出處。???866—1945)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城,父為教會牧師。自幼隨家移居美國,1886年畢業于波士頓大學,同年受美國美以美會派遣來中國傳教兩年,后受該會之聘在南京創辦匯文書院,出任院長。書院于1910年與宏育書院合并為金陵大學,金陵大學即今南京大學前身之一。??拇蟀肷際竊謚泄裙?,他熱愛中國文化,特別熱衷于鑒別與收藏中國古董字畫,且著書立說,??災泄奈镅芯恐?,使他成為故宮博物院文物鑒定委員會中唯一一位洋委員。

  巴縣,即現在的重慶市巴南區。嘉陵古道出重慶城,翻過歌樂山后再轉而北上,這條驛路在清代又被稱為“渝合古道”,是重慶通往合川的陸路正途。由于“渝合古道”扼重慶北大門的重要地位,在這段長約百里的古道上,設有塘站十個?!壩搴瞎諾饋逼鶚加謨逯邪氳旱耐ㄔ睹?,頭塘設在佛圖關,二塘設在白崖、三塘設在金剛坡(今沙坪壩金剛村)……等等即為著名的“渝合十塘”。從高店子出來一路向西,在老成渝公路九道拐頂端左側,有下山的部分小路,是正宗古路,而古道從埡口直接下坡,即是“三塘院子”(以上地理位置根據網絡整理)。傅抱石1939年“4月輾轉流徙,終于由綦江到達大后方四川重慶,仍在軍委會政治部第三廳工作”“5月重慶屢遭日機轟炸,政治部會議決定疏散。三廳分成兩套工作班子,一套在城內辦公,一套下鄉在巴縣賴家橋。傅抱石下鄉,寓居重慶西郊歌樂山金剛坡下一農舍,遂自署‘金剛坡下抱石山齋’,又稱‘抱石齋’‘抱石山齋’”。以前通過傅抱石的畫作落款知道他住在重慶西郊歌樂山金剛坡下,但具體的地址尚不清楚,現在該封信扎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明確的地址。

  從“巴縣三圣宮三塘院子”向左至西永鎮香蕉園村有一占地面積10190平方米,建筑面積1566平方米的全家院子,建筑風格為清晚期四合院,便是郭沫若在重慶舊居暨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政治部第三廳和文化工作委員會辦公地??杉?,傅抱石選擇了在離他工作單位不遠處安家。

  拓的是什么

  商承祚在他的自述中寫道:

  “1933年,南京的金陵大學聘我任教授兼中國文化研究所專任研究員,……到了金陵大學,專門從事甲骨文、金文及青銅器等古文物資料的搜集整理研究。由于生活安定,經費充足,心情舒暢,我的研究工作進行得相當順利。從1933年至1936年幾年之間,先后編著出版了《福氏所藏甲骨文字》、《殷契佚存》、《十二家吉金圖錄》、《渾源彝器圖》、《契齋古印存》等書?!?/font>

  傅抱石1935年5月24日由日本啟程回國,料理完母親后事后,經徐悲鴻介紹來到中央大學任教。在1935年6月~1937年11月撤離南京這段時間內,因與商同好金石學及篆刻學,兩人過往交集很多,傅抱石提及的“憶在金陵時先生曾拓古印一書”應該是商承祚剛剛完成的《契齋古印存》。該譜一函八冊,為商承祚輯錄自藏先秦兩漢古銅印并編次,是譜輯古璽一百三十八方、秦漢印一百二十八方、官印四十七方、私印五百六十方,凡八百七十三鈕,每頁一印,無序、跋。譜成于民國二十三年(1934),柯昌泗題簽。有手書二十三字:“廿三年四月,第一次鈐印本。商承祚自題”。1940年傅抱石在《摹印學》的基礎上完成《刻印源流》,9月完成《中國篆刻史述略》,從時間上推斷,商氏的《契齋古印存》起了一定參考的作用。

  哪一年的“二月廿八日”

  從“掛號郵寄‘巴縣,三圣宮,三塘院子轉交’和‘憶在金陵時’”可知,該信為傅抱石在重慶所寫而非在南京中央大學時所寫。

  《傅抱石年譜(增定本)》:“1939年3月中國藝術史學會在重慶開會,馬衡、胡小石、宗白華、劉節、金靜庵、陳之佛、盧冀野、常任俠等參加,推常任俠為秘書,負責會務?!本莩H蝸饋墩皆萍褪隆芳鍬即嘶崳?月12日晚間5點半至9點在味腴餐館召開。而傅抱石1939年“4月輾轉流徙,終于由綦江到達大后方四川重慶,仍在軍委會政治部第三廳工作”,一月后才到達重慶,當然無緣參加中國藝術史學會的會議。該會議商承祚亦不在名單里,可證兩人此時沒有相遇,這就為彼此通信提供了可能,不過傅抱石當時不在重慶,不可能請商承祚將物品郵寄到“三塘院子轉交”。

  那么商承祚何時到達重慶?常任俠在《戰云紀事》中記載:

  1940年1月10日星期四陳曉南來,同往藝術科。返文學院時,則商錫永自成都來,方在尋余。即陪其渡江觀漢闕,并至重大南江岸觀崖墓“永壽四年六月十七日亡作此?!碧庾?。四至五時講《孔雀東南飛》一小時。晚間陪回錫永來重慶,在寓晚餐,九時送其入城。夜為轟鑿防空洞聲警醒,又復鄰兒哭鬧,遂不成寐?!?/font>

  故此可知1940年1月10日商承祚自成都到重慶,并且隨即開展了工作。在1940年1月19日,傅抱石與商承祚相遇:

  “渠提倡為馬叔平刊印六十還歷紀念論文集。渝方由我邀人署名。今日晤及者,有朱邀先、商錫永、宗白華、傅抱石等,均贊同。抱石來舍談頗久,燈熄始去。晚間邀商錫永食北平面飯,共用三元二角?!?/font>

  于是兩人同時客居重慶并且經常參加文化界活動,時常見面的兩人可以直接交流而沒有必要書信往來。據此推斷傅抱石1940年2月28日給商承祚該札也不成立。

  據此,1939年2月28日傅抱石尚沒到達重慶,而1940年2月28日的前幾天兩人已經會面,該天顯然沒有必要書信,所以,合理的解釋應當是1939年的陰歷二月二十八日,即陽歷1939年4月17日,鑒于那個時期人們常常是陰歷陽歷混用,譬如徐悲鴻就以陰歷過生日。

  那么,為什么1939年4月17日要寫這封信呢?該時候傅抱石剛立足重慶,而“4月,中央大學師范學院藝術系主任呂斯百獲悉傅抱石已來到重慶,一再來函邀請其回校兼授中國美術史課程,時中國美術史已??瘟僥??!笨杉?,已經在政治部第三廳工作的傅抱石由于呂斯百“一再來函邀請”開始猶豫是否回到中央大學,但一路的“千辛萬苦長途跋涉”估計使他的許多有關中國美術史的講稿資料遺失大半,所以才有了該信札,請求商承祚幫助購買《歷代著錄畫目》并寄來以便備課。估計商承祚不久就寄來了該書,于是傅抱石在沒有到中央大學任教的情況下利用該書干了兩件事:一是完善自己的美術理論專著?!?月25日校改完成《中國美術史:古代篇》上古至六朝部分。油印稿已由家屬捐獻,今藏南京博物院?!倍恰?月受聘仍回中央大學師范學院藝術科任兼職講師,講授中國美術史”(注意是兼職)。顯然,《歷代著錄畫目》給傅抱石美術理論的撰寫與教學以及時的幫助。

  在那個戰火紛飛顛沛流離的年代,該信札透露了金剛坡下抱石山齋的確切地址;見證了傅、商兩位大家的友誼和對金石學的同好;反映了傅抱石的嚴謹治學,對中國畫及印學資料的需求,是一件很有價值的文史資料。

作者簡介

姓名:潘敏鐘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