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t4手游

 首頁 >> 跨學科
現象學與認知科學相互促進
2019年05月28日 10:4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周理乾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現象學在理論旨趣上迥異于認知科學。不過現象學既捍衛了第一人稱經驗的合法研究領域地位,又提出了可以擺脫個人內省報告不可靠性的方法,因此原則上有助于推進認知科學對現象特征的解釋。

  認知科學是關于人類心靈及其過程的科學研究。隨著神經科學、語言學、心理學、人工智能的迅速發展,認知科學有了長足的進步。我們對人類大腦的運行機制、認知過程中的信息處理、記憶機制、智能的人工建模等有了前所未有的深入了解。然而,認知科學卻對人類心靈的主觀方面,即只有每個人從自我角度才能通達的心靈部分,如感覺體驗、自我意識等現象特征,似乎無能為力。因此,這被稱為“第一人稱經驗”。胡塞爾創立的現象學以系統地研究第一人稱經驗著稱,不過,胡塞爾現象學作為哲學并不在于解釋人的意識,而是為純粹邏輯和知識奠基。由此,一些學者認為,若能夠將現象學自然化,即以某種方式重新整合現象學,使其與自然科學相連續,或許能夠有力推進認知科學對心靈主觀方面的解釋。

  心靈自然化存在困難

  本體論上,認知的現象特征在本質上不同于物理現象。首先,這些現象特征,比如意識,沒有廣延性,并不占據一定的時空位置。有人可能反駁說,疼痛的感覺是有一定位置的,但幻肢痛現象表明,這種疼痛感未必一定處于我們所感覺到的位置。其次,心靈具有意向性和感覺性,而物理現象則沒有。一個心靈狀態總是關于某個東西的,意向性則是這種關于表征某個東西的能力,心靈狀態與其所關于的對象之間的關系從根本上不同于物理關系。比如,孫悟空是我們幻想出來的,在物理世界中不存在,但心靈卻可以表征。而感覺性則是我們的知覺經驗、感受、情感、情緒等主觀經驗,不同于物理現象,主觀經驗是自我擁有而他者無法通達的,這也導致了在認識論上心靈的現象特征與物理現象存在不同。

  一方面,不同于物理現象對所有認知者都是開放的,個人對自我經驗的獨有導致了主觀經驗的隱蔽性。另一方面,物理現象雖然對所有認知者都是開放的,但并非直接通達,我們對物理現象的認識可能出現錯誤,但我們對自己的主觀經驗卻是直接、自明、不會出錯的。一個人感覺到疼痛就是他在疼痛。同時,由于個人主觀經驗的隱蔽性,導致可用于研究物理現象的方法往往無法有效運用于研究心靈。

  現代自然科學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方法論的成功??蒲Х椒圩畬蟮奶氐閽謨諭üЫ錮硎瀾緦炕?,從而實現其客觀性。而主觀經驗由于其徹底的個人化、私密性,使個人內省報告不夠可靠,因此無法被理想化、數學化。正是由于存在本體論、認識論與方法論上的這些問題,試圖解釋認知現象特征的認知科學似乎從誕生起就注定失敗。

  現象學可能推進認知科學發展

  從第一人稱視角系統研究經驗與意識的現象學,至少在表面上與認知科學有很大重合。現象學致力于建立有關純粹體驗的本質的描述性學說,試圖給出意識中時間和結構精確、融貫的描述。那么,除此之外,現象學是否真的有助于認知科學對現象特征的解釋?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了解胡塞爾建立現象學的目的是什么,方法是什么,為何著重于意識現象。

  胡塞爾在其第一部現象學著作《邏輯研究》的開頭就給出了他建立現象學的目的:為純粹邏輯和認識論提供基礎。胡塞爾之所以要處理這個問題,是為了反對當時流行的心理主義:用心理學處理知識的可能性問題。他認為,心理學作為一門科學,雖然所研究的是認識行為和認識過程,但這不足以為知識提供基礎。因為認識行為與知識是兩個不同層次的東西,而心理主義混淆了它們。后來,胡塞爾又將心理主義預設的前提推廣到自然科學和日常生活中我們不假反思地看待世界的態度:存在著獨立于心靈與理論之外的實在。他將這種態度稱之為“自然態度”。自然態度雖然普遍存在于人們日常觀念以及自然科學研究中,但并不是原初的。因此,要解決知識的可能性問題,就要擺脫自然態度。

  受笛卡爾“我思故我在”的啟發,胡塞爾認為,事物總是首先存在于我們意識之中。因此,要想解釋知識的基礎問題,就必須理解意識是如何構建我們的客觀性和主觀性,進而構建我們所處的世界。不過需要注意的是,胡塞爾這里所說的意識并不是作為心理學研究對象的意識,而是第一人稱視角所體驗的意識,因為前者已經預設了自然態度。不過由于受自然態度的影響,我們對待自己的意識體驗也總有偏見。因此,胡塞爾發展了先驗還原的方法來排除這些預設,從而使內在的純粹意識成為研究的對象?;謖庋姆椒?,胡塞爾著重研究了意向性與自我意識如何構造世界對我們的顯現。不過他對純粹個體材料意義上的感覺性并不感興趣,因為感覺性并不是主體間可理解的結構。

  由此可見,現象學在理論旨趣上迥異于認知科學。不過現象學既捍衛了第一人稱經驗的合法研究領域地位,又提出了可以擺脫個人內省報告不可靠性的方法,因此原則上有助于推進認知科學對現象特征的解釋。但現象學從根本上是反自然態度的,這是否意味著其一開始就是拒絕自然化的?

  不同進路下的現象學自然化

  有學者認為,胡塞爾所反對的是蘊含了自然態度的科學主義,并非反對科學。現象學與科學是兩種不同種類的研究,只是前者能夠為后者奠基,而非相反。而胡塞爾本人的著作中,并非沒有自然化的線索。例如,他區分了現象學的心理學與先驗現象學,前者目的仍在于研究意識本身。甚至有人認為,胡塞爾對于是否存在純粹經驗的數學方法持開放態度。此外,胡塞爾本人還建立了研究作為自然對象與經驗載體的身體的軀體學(somatology)?;詿?,學者們就如何自然化現象學進行了諸多嘗試。

  丹尼特(Daniel Dennett)發展了第二人稱視角的異質現象學(heterophenomenology)。為了能夠充分重視并使用第一人稱經驗材料,又不會丟掉實驗方法的規則,異質現象學通過第二人稱視角將第一人稱經驗改造成可供自然科學使用的材料。但是,該進路丟掉了現象學最基本的東西,實際上已經不再是現象學?;諳窒笱У娜鮮堵鬯咔笥胂妊榛乖椒?,瓦雷拉(Francisco Varela)提出了現象學與認知科學互補的策略。該策略的具體進路有形式化現象學(formalizing phenomenology)、神經現象學(neurophenomenology)與前載現象學(front-loaded phenomenology)。形式化現象學試圖通過系統動力學將現象學數學化。不過,系統動力學與意識現象沒有太大關系,并未逃脫胡塞爾對大自然數學化的批評。神經現象學則使經驗結構的現象學學說與認知科學相關部分對應,并通過系統動力學使之形式化。一方面,該進路實際上沒有自然化現象學,另一方面,該進路也存在形式化現象學所面臨的問題。前載現象學則希望通過對認知科學實驗的前提進行現象學分析,從而為認知科學提供洞見。不過,前載現象學只是使用了現象學的結論,實際上已經走向了非現象學。

  通過上面的論述我們可以看到,目前為止,自然化現象學的事業似乎并不是那么成功。這是由于現象學與認知科學是兩個不同領域的研究,一個是哲學,一個是科學。不過,本文對現象學自然化的批評,著重于自然化后的現象學是否還是現象學。而自然化現象學的目的,在于是否有助于推動認知科學的發展。所以,從另一方面來說,即便不去自然化現象學,現象學與認知科學也可以在雙方的良性互動中相互促進。

 ?。ㄗ髡叩ノ唬耗暇┐笱д苧擔?

作者簡介

姓名:周理乾 工作單位:南京大學哲學系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我叫mt4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