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t4手游

 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雖僅有78字卻為稀世珍寶 歐陽詢《夢奠帖》被禁止出境展覽
2019年05月24日 09:15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郭平 字號
關鍵詞:行書;文物;楊士奇;歐陽詢;董寶厚

內容摘要:遼寧省博藏唐歐陽詢《夢奠帖》,這一書法神品上有152枚印章,講述了國寶在流傳過程中發生的故事。

關鍵詞:行書;文物;楊士奇;歐陽詢;董寶厚

作者簡介:

  記者 郭 平

  核心提示

  遼寧省博物館珍藏的《唐歐陽詢行書仲尼夢奠帖卷》,是唐代書法大家歐陽詢的存世真跡,這一珍貴文物被國家文物局列入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去年,《唐歐陽詢行書仲尼夢奠帖卷》時隔十余年再次展出,共接待了30多萬海內外參觀者。這一書法神品上有152枚印章,講述了國寶在流傳過程中發生的故事。

  史記

  SHIJI

  “禿筆疾書”是誤傳

  《夢奠帖》書心全文為行書,共78字,其內容為:“仲尼夢奠,七十有二,周王九齡,俱不滿百。彭祖資以導養,樊重任性,裁過盈數,終歸冥滅,無有得停住者。未有生而不老,老而不死,形歸丘墓,神還所受。痛毒辛酸,何可熟念,善惡報應,如影隨形,必不差二?!?/font>

  這段話講的是,孔子夢見自己坐在房子正堂的兩個楹柱之間,于是在72歲的時候去世,周文王活到90多歲,他們都不滿百歲;彭祖修道養性,控制情緒,才過百歲,但是最終也是冥滅,沒有能永遠留在世上的。因此,沒有生下來不老去,老而不死的人,人的形體最終要歸于墳墓當中,將神魄歸還給授予者。人生的病痛辛酸怎么能總是掛在心上呢?善惡報應,如影隨形,肯定不會差一分的。

  歐陽詢通過引證史事,講述了自己對生老病死的看法。研究者據此推測,《夢奠帖》應該寫成于歐陽詢年邁之時,也是他書法技藝爐火純青之時,更能反映出歐陽詢書體的特征。

  歐陽詢有《八訣》《傳授訣》《用筆論》《三十六法》傳世。其中,《八訣》對漢字筆畫的寫法進行了非常形象的描述,人們可以在《夢奠帖》中一一找出實例對應。

  在資料中,有歐陽詢“禿筆疾書”一說。省博物館學術研究部主任、副研究員董寶厚引領記者仔細觀察《夢奠帖》的清晰圖片,指著其中的“不”“未”“生”等字說:“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這些字的起筆和收筆帶有明顯的筆鋒,這些筆鋒是那種無毫的禿筆根本無法完成的?!?/font>

  通過專家指點,記者注意到,歐陽詢的《夢奠帖》每字之間,字的每個筆畫之間都有著嚴格的內在聯系,穩重剛勁,正像后人評說的那樣,如“龍蛇飛動,矛戟森列”。

  展出3個月,吸引30萬參觀者

  去年8月,《唐歐陽詢行書仲尼夢奠帖卷》(以下簡稱《夢奠帖》)在省博物館展出。展覽現場,游客發出陣陣驚嘆聲。

  300年前,面對這一書法珍品,時年26歲的乾隆也發出這樣的驚嘆聲。他非常少見地在明代裝裱的手卷紙本引首上,提筆寫下了“真跡無疑”四個大字,然后又寫道:“向已論夢,此文不復贅言。乾隆丁巳孟冬,御筆?!畢旅娓恰扒 卑孜牧橛?。乾隆丁巳年(1737年)為乾隆二年。

  董寶厚說:“從書畫鑒賞角度,我們說此帖與史料中記載的歐陽詢字體的風格高度吻合?!蔽舜硬煌嵌冉沂盡睹蔚焯返鬧匾壑?,不少媒體使用了各種標注這一文物珍品身價的稱謂,包括“十大傳世名帖”等。董寶厚笑了笑:“民間泛泛地憑印象說‘十大名帖’,既不科學,也不可取?!?/font>

  董寶厚調出了國家文物局在2012年公布的《第二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書畫類)》,他告訴記者:“第一批目錄中沒有書畫類文物,所以這是目前國家文物局公布的第一批禁止出境展覽的書畫類文物?!?/font>

  在目錄中,遼寧省博物館的“唐歐陽詢《夢奠帖》卷”排在第四號,目錄中列入的文物只有37件,這足以說明《夢奠帖》的珍貴。

  出于文物?;さ目悸?,這類文物不會輕易展出,《夢奠帖》上一次展出時間是2004年。

  因此,早在省博物館策劃布展階段,各種傳媒就做足了宣傳,吸引了眾多國內外慕名而來的參觀者。

  據介紹,根據展廳有關統計數據,文物展出3個月間,海內外參觀者超過了30萬人。

  在眾多參觀者中,除了被《夢奠帖》盛名所吸引,前來親睹千年文物精品的粉絲之外,還有相當一批書法愛好者,他們借助文物展出的機會,走近歐陽詢真跡,細致體會歐體字的神采。

  密布152枚鑒藏印章

  董寶厚打開一幅《夢奠帖》的高清圖片,放大,上有元代書法家趙孟頫的“趙氏子昂”朱文方印。他提醒記者注意,印紋的上方邊線有一處凹陷?!罷悅項\的這個印章是枚銅印,銅質材料遇到外力可能會發生變形。史料記載,趙孟頫的這枚印章曾經摔過一次,我們從這里可以找到實際的印證?!倍袼?。

  研究人員在《夢奠帖》上共采集到152枚各個年代鑒藏印章的印紋。由這些印章編織而成的長達1000多年的品鑒、收藏的經歷也同樣是寶貴的歷史資料。

  《夢奠帖》最早的3處印紋是書心上部的兩個“御府法書”和書心后部下方的“紹”“興”朱文連珠印,這些印紋屬于南宋高宗趙構時期的收藏印跡,反映了這件文物曾在宋朝皇宮內府收藏。從手卷的宋代緙絲包首上的幾處磨蝕痕跡,可以看出文物在千余年流轉過程中所經歷的滄桑。

  史料載,南宋末年的皇帝一代比一代軟弱,大權旁落。宋理宗時,賈似道當政,他借機從內府謀取大量珍玩字畫,流傳至今的書畫類文物上經??梢鑰吹郊炙頻賴牧粲?。

  但是這位當年權傾朝野的“太師、平章軍國重事”似乎對于《夢奠帖》中關于生死有數,善有善報、惡有惡果的教誨非常不感興趣,所以在這件藏品上留印不多,僅有“悅生”朱文葫蘆印、“長”朱文長方印兩枚印章,也許正是因為不聽古人教誨,這位權相最終落得個身敗名裂的可恥下場。

  賈似道敗亡后,這件文物落入宋末元初學者陳櫟的手中,并藏于“勤有堂”,隨后轉入同時期的詩人陳德翁手中短暫收藏。此后,轉手賣到了元末著名篆刻家、詩人、篆刻理論家葉森手中。

  在《夢奠帖》上留有兩方宋末詩人楊鎮的朱文長方印。他是繼葉森之后的收藏家。

  到了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七年,即公元1290年,元代著名收藏家郭天錫從楊鎮處購得《夢奠帖》。這位收藏家不僅在文物上留下了“審定真?!敝煳姆接?,還留下手卷中的第一段跋文。

  他在跋文中簡要介紹了歐陽詢的生平,引述了古籍中對歐體字的評價,記錄了自己的收藏經歷,隨后寫道:“此本勁險刻歷,森森然若武庫之戈戟,向背轉摺,渾得二王風氣,世之歐行第一書也?!?/font>

  《夢奠帖》在明代輾轉由大收藏家項元汴收藏,這位收集書畫真跡近乎成癡的人物和他的后人在手卷上鈐蓋了70多個印章,遍及手卷書心及后面歷代跋文,足見當年對這一書法真跡的喜愛之情。

  此后,《夢奠帖》在乾隆年間進入清廷內府,乾隆、嘉慶和宣統都有留印。這一文物在清末被溥儀以賞賜的名義帶出北京,后來又經天津轉運到長春偽皇宮。1945年,溥儀又將其攜帶到臨江,后被截獲,隨后被轉交到東北博物館,也就是現在的遼寧省博物館前身收藏。

  “仁宣之治”重臣晚年留跋

  在《夢奠帖》中,緊隨元代書法家趙孟頫的跋文之后,有一段跋文,其中寫道:“韋續《墨藪》,歐陽正行書在中上品。歐教作書有八訣,最利初學。學者觀古人書,必觀墨跡,乃見妙處。此《夢奠帖》七十八字,真人間絕無僅有,希世之寶也,蓋嘗入宋御府矣。趙文敏所題,考碑志是三十七八歲筆,故與后來特異。吾家蓄古墨跡此為最久?!?/font>

  這段話的意思是,在唐代書法家韋續編著的《墨藪》中,將歐陽詢的行書列為中上品。歐陽詢書法技藝中有“八訣”,特別利于初學者。學習書法的人觀摩古人書法,一定得看墨跡本,這樣才能看到絕妙的地方。這幅78字的《夢奠帖》是世間絕無僅有的稀世之寶,曾被宋內府收藏。趙孟頫的題字,經過研究碑志,推測是他三十七八歲時寫的,所以同后來的區別很大。在我家的藏品中,這一墨跡本是年代最為久遠的。

  這段跋文的作者是楊士奇,明代大名鼎鼎的“三楊”之一,是對明初盛世“仁宣之治”有過重大貢獻的名臣。

  楊士奇一歲時喪父,其母改嫁當時任德安同知的羅性,楊士奇于是改姓羅。后來有一次羅家祭祖,年幼的楊士奇自做土像祭祀楊氏祖先,被羅性發現,贊揚他有志氣,于是恢復他的宗姓。

  楊士奇在《明史》中有傳,他在明建文帝時期開始入朝為官,此后經歷了永樂、洪熙、宣德、正統四朝。

  從《明史》記述中,我們可以看到楊士奇直言進諫、公正無私的為官特征。

  《明史》記載,明仁宗即位后,楊士奇被提升為禮部侍郎兼華蓋殿大學士。明仁宗見楊士奇前來,說道:“新華蓋殿大學士來了,他肯定有正直的言論,讓我們來聽聽?!?/font>

  明仁宗可能是想玩笑一下,沒想到楊士奇立即進言:“圣恩減少歲供的詔令才下兩天,惜薪司便傳出圣旨要征收八十萬斤棗子,這與前日的詔令不符?!泵魅首諏⒓疵羆躒グ朧?。

  明宣德元年,也就是公元1426年,漢王朱高煦叛亂。明宣宗親征平定了叛亂?;厥ν局?,有大臣說漢王、趙王實是同心合謀,請求乘勢襲擊彰德,擒拿趙王。楊士奇說:“論事應當有事實根據,天地鬼神難道可以欺騙嗎?”還說:“當今皇上只有兩個叔父,有罪的當然不可赦免,無罪的應當好好地對待他。如果對他有懷疑的話,加以防范,不使產生禍患就行了,何必急于動武,傷害了皇祖在天之意呢?”后來移師討伐趙王的事終于得以止息。等到回京后,明宣宗思考楊士奇的話,對他說:“現在人們多在議論趙王的事,怎么辦?”楊士奇說:“趙王是您最親的人,陛下應該保全他,不要被群臣的議論所迷惑?!庇謔敲饜誆贍裳釷科嫻慕ㄒ?,派使者將一些大臣的奏折和一份璽書送到趙國。趙王得到書信后大喜,哭著說:“我可以活下去了?!彼砩仙媳沓菩?,并且獻出護衛。

  董寶厚說:“楊士奇寫跋文的時間為正統八年四月六日,當時他已經77歲,一年后離世?!?/font>

  《明史》記載,明英宗正統初年,楊士奇進言:瓦剌逐漸強盛,將成為邊防的禍患,邊防軍缺少馬匹,恐怕不能抵御,請讓他們到附近的太仆寺領取馬匹,另外西番的貢馬也全部撥給他們。楊士奇死后不久,也先入侵,發生了“土木堡之難”。因此,有史家認為,如果楊士奇再長壽些,或許歷史會是另外的樣子。

作者簡介

姓名:郭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